当前位置:说说首页 » 说说大全 » 微小说 » 正文

我叫黄文--我觉得我是个战士

发布时间:2019-11-03  作者:说说网  阅读:27次  来源:说说(mzao.cn)
说说网摘要:说说小编这次精心整里了我叫黄文--我觉得我是个战士希望可以帮助到大家,下面一起来阅读吧。更多更好的句子说说关注“魅造说说网”。

写在前面

以下都是编的,只是突然想试着写故事了,毕竟生活平庸,便思量着打开幻想的世界,俗称:“意淫”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分隔线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我叫黄文,当然这是个假名字,但如果我真的姓何,我倒是真的挺喜欢这个名字的。我有一条狗,叫王日天,当然它根本日不了天,因为我把它给阉割了,所以它连小母狗都日不了,更别提日天了。

在某一日我突然发现我的身体机能开始不可逆的老化了,当然没有老化的那么严重,只是呈现出一种不可逆转的姿态。具体的表现是:荷尔蒙起到的作用越来越微弱,以至于我对于这个声色犬马的世界,越来越不以为意了。每当我在刺眼的阳光下看到姑娘们花白的大腿,原先眼光中的贪婪变成了某种程度上的克制,原先停留的3.0秒变成了2.0的停顿,以上这些都是我日渐衰老的表现之一。当然,这并不能代表全部的表现。

请原谅我并不热爱不断的诉说着我的那些衰退的表现形式,但我总想尽力的表达那些所谓的衰退与ED或者其他的生理上的萎靡不振没有什么关系,这些只是心理上的荷尔蒙衰退罢了,衰退的让我对新鲜的女孩儿变得不那么以为意,衰退的让我开始逐渐怀念起往昔的声色犬马。

有人喜欢将往事形容成一杯酒,或者其他的什么的可以物化的东西,冠之以一些美好的修饰。但我与旁人却是不同的,我不甚热爱往事的回味,但偶尔之偶尔,却沉迷于其中的某个节点,某个片段,某个人物,甚至能在回忆中闻见当事人身上的味道。也就是当下,也就是这个闷热的下午,无趣的周末,我一不小心就想起了mel。

估计是刺眼的阳光引发的记忆的某种连锁,毕竟初见mel的时候,刺眼的阳光映照她雪白的脸,让我同样觉得刺眼。那年是在厦门,街角并不考究的咖啡馆里,请不要联想的那么浪漫,因为那家不甚考究的咖啡馆丝毫没有任何浪漫的气息,只是空调带来了足够的凉意,让人在里面躲藏一会儿是一会儿。我才不会冒失的搭讪,毕竟那次厦门之行的目的是去见我的某位前女友,那天晚上本来就是计划了一场热闹的颠鸾倒凤,没有必要再去生下旁的枝节。可我也不会怪罪我那茂盛的荷尔蒙,身体的某些机能让我老是不自然的盯着她看。那年还是Nokia智能手机的时代,手机并没有那么有趣,至少远没有在一个破旧的咖啡馆里瞄女孩那么有趣。

我估计mel也是那么想的,至少她没有看手机,而是拿目光回应了我。短短的,带点儿羞涩,看了一眼又躲开了,躲开后,又偷偷了看了一眼。想来也就是我那么不要脸了,一直盯着姑娘看,贼瞄瞄的似乎能从我的眼睛里伸出两个爪子,对着她雪白的大腿上下其手。

少年时候的我特别坏,学着一口不是很溜的京腔在南方便可以招摇撞骗,毕竟那会儿北京总是在隐隐然输出着一种幽默的气息,至少让人在南方很好使。

“我觉得这儿的咖啡真难喝,铁定不是鲜奶打的,你觉得呢?“

“啊?,嗯嗯,我不大懂“

“我在这等我朋友,太闷了,出去又太热,咱俩聊会儿天呗“

“嗯嗯,聊什么呀“

“其实也不用聊什么,待你边上就觉得挺好的,能看美女,夏天一下子就不那么燥热了。“

“窗外有美女吗“

“我就看你,你长得就挺好看的“

“你嘴真油,你是北方人吗“

“我是北京人.....“

反正就这么有一搭没一搭的,在下身的燥热里跟mel度过了俩小时的闲聊时光,我又一次拿首都人民招摇撞骗了一回,天南海北的,以逗姑娘开心为目的,以继续能说下去话为前提。要到了手机号码,欢乐的结束了下午的搭讪闲聊。傍晚时候姑娘要走了,我没有乘胜追击请她吃晚饭,而是跟她说电话联系。我当然憋着坏呢,一是这么就显得我挺矜持的像是个好人,二是显得我有点儿正事儿不是故意搭讪,三是我在等我的那个前女友。

后面的时间我等到了一身制服范儿的前任,款款而来,已然没了当初校园里的学生气,妆容精致的可以,青涩青涩的社会气息,上来说晚饭她请,上来跟我说好久没见。

那是另一个故事了,一个是即将出国的少年,一个是即将毕业的少女,一对儿即将各自飞的情侣,好几年的感情积淀,总有点儿说化化不开的感觉。别离了会彼此惦记,但真要真章似的去领证结婚,大家又心里都没了谱儿,不知是少年情愫不知的那种爱情,还是真的念念不忘的大学时光映射在了某人身上的感触。于是乎各奔东西,逢着假期,又过来一趟,呆上几晚,当是回味大学时光了。

只是这次她有些不同了,似乎带了点儿矜持,带着不少生份。不会自然的挽着我的手了,眼神儿里也没了那股子火焰。以我的经验,这是有人了。饭还得照吃,叙旧这事儿却叙说的干巴巴的。饭后我们遛弯儿,顺理成章的进了酒店进了房间。

那会儿可没现在开放,姑娘睡个觉跟吃个饭似的,生生的不当回事儿。十年前的姑娘都能带出点儿圣洁的光,你不拿出一堆词儿来甜言蜜语,可不能让你遂了心意。况且那会儿我们还属于半个恋人关系,那会儿哪有约炮这个词儿啊。

“你今天特别不对劲,出什么事儿了?“我问

“没事儿啊“她有点儿不那么理直气壮。

“有事儿“

“真没事儿“

“说吧!你从来都藏不住事儿“

“这边有人追我“

“还在追?“

“嗯“

“拉倒吧!追到了吧!“

“你有病啊“

“得了,咱就这样吧,你回去吧!这样我更别扭“

反正后面就是一堆特无趣的言情剧台词,说着说着她还哭了,大概是说一个人寂寞,有人追,她就答应了,你一回来她就分手了,觉得这样不好等等。我就说这没事儿,有个结果也行,这么空耗着也费劲。你就这样吧!挺好,跟他继续吧!我以后就不来厦门了。

强装镇定的给我的前任披回了衣服,送下了酒店。

我觉得我是个战士

关键词: 平庸,战士,故事
●【更多说说,往下看】●
说说精选
大家都爱看

 
专题说说
随机说说
猜你喜欢
友情链接 友情链接QQ:192441919(BR4PR4以上链接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