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说说首页 » 说说大全 » 微小说 » 正文

高知家庭矛盾频发,婆媳相争为何血腥收场?

发布时间:2019-10-09  作者:说说网  阅读:9180次  来源:说说(mzao.cn)
说说网摘要:说说小编这次精心整里了高知家庭矛盾频发,婆媳相争为何血腥收场?希望可以帮助到大家,下面一起来阅读吧。更多更好的句子说说关注“魅造说说网”。

一、

31岁的徐雨佳出生于重庆,父亲是重庆一所大学的教授,母亲是一名中学老师,待人和蔼可亲。受父母的影响,雨佳不管见到谁都很热情,说话脸上总是带着淡淡的笑容。

徐雨佳大学毕业后,被成都一所知名院校聘为老师。参加工作后,她把全部心思都放在教学上,对于自己的终身大事一点也不着急。在一次师生联谊会上,她认识了经贸系的老师冯文亮。冯文亮和徐雨佳是同事,可不在一个系,彼此并不熟悉,有时在校园里碰到了,也只是点点头打个招呼。当同事把冯文亮正式介绍给徐雨佳时,她没答应也没拒绝,打算先处处看再说。

徐雨佳发现,冯文亮不太爱说话,闲暇时总喜欢看书,身上的衣服虽不新,却干干净净,整个人看上去很有精神。冯文亮对徐雨佳也很上心,天气冷了、热了,都会提醒她加减衣服,对徐雨佳的喜好他也记得清清楚楚。冯文亮的温柔体贴让徐雨佳动了心,两人最终确立了恋爱关系。可没想这段感情却遭到了徐雨佳父母的反对。

说起女儿的这段感情,徐雨佳母亲一直后悔自己没有反对到底,“小佳一再帮他说好话,说文亮是个好学上进的人,已经拿到了经济学博士学位,在学校也很受领导器重。这些都不是我跟小佳爸爸看重的,我们在乎的是女儿以后能不能幸福,因为小佳告诉我,冯文亮老家在陕西农村,家里有个离过三次婚的老母亲。我知道像冯文亮这样出生农村的孩子,有了成就后,第一件要做的事就是报答父母。我们怕文化性格上的差异会让女儿以后受委屈。知道我们的担忧,冯文亮一再向我们保证,他母亲在老家有房子,不会来干扰他们的生活。见女儿心意已定,我们只得同意。”

之后,冯文亮和徐雨佳举行了婚礼。婚礼上,徐雨佳65岁的婆婆陈春容拉着她的手,热泪盈眶,“妈老了,以后这个家就交给你了,你放心,在妈心目中,你跟闺女一个地位。”陈春容虽只有小学文化,但说出来的话句句暖了徐雨佳的心。

可没想到,徐雨佳和冯文亮的婚姻很快就遇到了考验。那是结婚后不久的一天,冯文亮下班后回来后告诉妻子:“妈妈说想来看看我们。”婆婆想看看儿子媳妇,徐雨佳能理解,可结婚后,她跟丈夫两人住着一间50平方米左右的职工宿舍,年轻人挤点没什么,她怕地方太小婆婆来了不习惯,就跟冯文亮商量,把自己的一间单身宿舍收拾出来给婆婆住。

谁知婆婆却不愿意,“我来就是想看看你们,也想跟儿子说说心里话,要是让我一个住到别处去,这跟在老家有什么区别?”徐雨佳看了看屋子里唯一的一张床,问丈夫怎么办。冯文亮对妻子和母亲说:“今天咱们三个人先挤挤,明天我去买张钢丝床。”

那天晚上,徐雨佳一直听见婆婆和丈夫聊天,两人聊得很开心,似乎忘了她的存在,这让新婚的徐雨佳心里异常堵得慌。

第二天,冯文亮去买了张钢丝床,放在了大床旁边,本来他打算自己睡,让母亲和妻子睡床上。可陈春容怕媳妇不高兴,坚决要自己睡。徐雨佳没办法,只得依了婆婆。

二、

一个月后,婆婆突然宣布一个决定:“你们这么忙,以后我就留下来照顾你们,反正我在老家闲着也是闲着。”这个决定一下子震懵了徐雨佳夫妻俩。冯文亮虽觉得不方便,但不忍拒绝老人的好意,只能去说服妻子同意。

徐雨佳是个心肠极软的人,禁不住丈夫一再说好话,最终答应了。陈春容虽然留了下来,可想不通:我儿子是一家之主,我住下来凭啥要经过媳妇同意?

陈春容心疼儿子,总是做儿子喜欢吃的面食,可徐雨佳喜欢吃米饭,吃菜也很清淡,时间长了,整个人瘦了一圈。

那年年底,徐雨佳和丈夫一起回重庆看望父母。见女儿脸色憔悴,潘秀英很心疼,吃饭的时候,一个劲地把菜往女儿碗里夹。好久没吃到母亲做的饭菜,徐雨佳吃得很香。潘秀英见了,开玩笑地说:“你这孩子,难道在家冯文亮饿着你了?”徐雨佳怕母亲担心,对于自己和婆婆之间的事什么都没说,只是夸母亲做的菜好吃,还说婆婆对自己都很好。

妻子的大度让冯文亮很感动,回到家后,他把母亲拉到一边,“妈,以后你多做点饭菜,老吃面食,我这胃好像都不太习惯了。”儿子从小就喜欢吃面食,咋去了一趟岳父母家就不习惯呢?陈春容固执地认为,肯定是媳妇在儿子面前抱怨自己不是了。

从那以后,徐雨佳感觉到跟婆婆之间就像隔了一层膜,她想过跟婆婆沟通,可沟通起来才知道有多困难,对她的话婆婆总能曲解成其他意思,这让徐雨佳很苦恼。她总觉得跟婆婆很难沟通,时间长了也就怕沟通了。

但是有一点可以确认,当徐雨佳跟婆婆发生矛盾的时候,冯文亮总是向着母亲,他没考虑到妻子的感受,只想着尽孝心。正因为知道儿子对自己孝顺,总是维护自己,陈春容对媳妇的不满一开始还隐藏在心里,可到后来就直接表现在脸上,甚至于徐雨佳怀孕后,和她的关系也没丝毫改善。

对于徐雨佳怀孕后的事,她的同学说:“徐雨佳怀孕之后,冯文亮自然把大部分的心思都花在了她身上,对母亲关注得少了点,这让陈春容心理很失衡,儿子是她一手培养的,是自己晚年的依靠,媳妇肚子里的孩子还没生就受到如此‘礼遇’,要是生下来了,这个家肯定没自己的地位。一天,徐雨佳跟我们聊天时说起家里这段时间地上常常有水,有时还有油,这在以前从来没有过,她差点摔跟头。当时我们就劝雨佳多注意点,小心肚子里的孩子。也许是我们话让徐雨佳意识到什么,她跟冯文亮提出要搬出去住。”

推荐阅读:心灵的救赎,为临终母亲找回那个遗弃的弟弟

考虑到女儿有了身孕,如果搬出去租房子住不太方便,徐雨佳父母决定拿出30万元积蓄给女儿做首付,让她买房子。一开始徐雨佳不同意,毕竟这是父母一分一毫攒下来的,可考虑到搬出去后,跟婆婆的关系也许会改善一点,便收下了这30万元。

儿子出生后不久,徐雨佳和丈夫搬进了新房,婆婆陈春容则一个人住在学校儿子的单身宿舍里。产假满了之后,徐雨佳要回学校上班,决定把孩子交给婆婆带。可孩子交给婆婆带后常常生病,实在没法,她只能把孩子交给自己母亲带,想着母亲一辈子教书育人,带孩子也许会合适一点。退休在家的潘秀英也乐意带外孙。

孩子被送到重庆后,陈春容几天没吃好睡好,委屈地认为自己连带孙子的权利都没了。徐雨佳以为不让婆婆带孩子,让她少受点累,是为她好,可她不知道在老人的心里,孩子是冯家的根,理应由奶奶带,交给外婆,以后肯定就和外婆亲。

孩子被送走后,陈春容心里一直不平,总觉得孙子被人夺走了,越发想把自己的儿子抓紧。10月,冯文亮跟徐雨佳说,母亲得了胆囊癌,医生说只能活几个月了。得知这个消息,徐雨佳十分后悔,怪自己没照顾好婆婆,还说要带婆婆去北京上海看病。冯文亮说不用了,只要求把母亲接到家里来一起住,尽尽最后的孝心。徐雨佳想也没想就答应了。住进来后,陈春容便依着自己病人的身份,让雨佳做这做那,这些雨佳都没说什么,可陈春容总是在儿子面前说媳妇的不是,这让雨佳和冯文亮的关系越来越差。”

三个月后,陈春容脸色一直很好,吃饭睡觉都没问题,徐雨佳当时还特别高兴,以为婆婆病情控制住了,坚决要带她去大医院检查。谁知医生检查过后却说,病人只是胆囊炎。徐雨佳不知道当初究竟是医生弄错了,还是丈夫和婆婆骗了她。因为这事,徐雨佳跟丈夫争执了几句,陈春容听了,以为媳妇想赶走她。

三、

经过这事,徐雨佳在家里的日子可想而知,每次和丈夫起了争执,受委屈的永远是她,在家里,徐雨佳是被孤立的一个。徐雨佳和婆婆之间那道沟原来想通过丈夫慢慢地拉近,可冯文亮是个极度孝顺的人,从不忤逆母亲的心意,遇到事总是站在母亲那一边,甚至对妻子动手。

据徐雨佳母亲的回忆,女儿被打得最严重的一次是在11月底,“那天晚上,我跟小佳爸正在睡觉,突然听见女儿喊门,开门一看,小佳肿着脸,带着泪痕站在我们面前。说冯文亮打她了,家里实在待不下去了,她才连夜开车回到娘家。”

雨佳告诉父母,那天晚上她刚从外地出差回来,谁知家里门被反锁了,冯文亮手机关机,电话线也被拔了。好不容易喊开门,丈夫和婆婆还一副没什么大不了的样子,冯文亮还说,怕母亲半夜睡觉被电话吵醒,才把电话线拔了。雨佳很生气,问丈夫和婆婆为何要反锁门,对方不说话了。也许心里憋了太多的委屈,那晚徐雨佳和冯文亮吵了起来,最后冯文亮动了手。而且,这已经是冯文亮第三次打她了,都是因为婆婆的关系。

第二天,冯文亮上门道歉,一再说着好话,潘秀英夫妇很气愤,让他写了保证书,他也写了,保证以后不再动手打人。

经过这次打人事件,冯文亮确实对徐雨佳好了很多,徐雨佳也原谅了他,听说丈夫的大哥在老家患有糖尿病,一直单身也没个人照顾,她便决定把大叔子接到成都来治病,这让冯文亮很感激。然而这样一个好媳妇,陈春容为何会痛下杀手?

事后,有人这样猜测:“陈春容三个孩子,冯文亮是最让她骄傲的一个,可因为打了徐雨佳,不得不到岳父母家赔礼道歉,甚至写保证书,这些冯文亮能接受,可在陈春容心里,觉得儿子受了委屈,尤其是打人后,她把儿子对媳妇的愧疚、对媳妇的好当成是一种讨好,觉得儿子失了男人的尊严,作为母亲,她很难过,不知怎么才能帮到儿子,再加上可能后来徐雨佳和冯文亮之间又爆发了一些不愉快,看着儿子整日心事重重,她便想着怎么让儿子解脱,也许只有徐雨佳死掉,儿子才能抬头挺胸,有尊严地活着。”

一天下午,冯文亮去上海出差了,徐雨佳在家看书,同事打来电话让她出去吃饭,见婆婆沉着脸,徐雨佳告诉同事,等会再联系。对于之后的案发经过,负责此案的警官是这样告知徐雨佳父母的:徐雨佳挂断电话后,便一直在看书。过了一会儿,她起身不知做什么,谁知刚站起身,就滑倒在地。她用手一摸,地上全是汽油。这时,陈春容拿着一个铁桶把汽油直往徐雨佳身上倒。徐雨佳戴着隐形眼镜,汽油迷眼后,根本就看不见任何东西。陈春容趁机从房里拿出一把水果刀,直往媳妇脖子上刺,不知刺了多少刀,血很快染红了徐雨佳的衣服。

徐雨佳死后,陈春容似乎很冷静,还从容下楼去附近的小饭馆吃了饭,然后来到派出所投案自首。后经调查,原来陈春容之前早就去附近的加油站买好了汽油,就等着儿子不在家时,实行自己的计划。

得知女儿死讯的那一刻,潘秀英夫妻俩顿觉天塌了,拥着刚满三岁的小外孙,他们不知道以后的路该怎么走下去。徐雨佳的同学、朋友纷纷在网上祭奠她,一位和徐雨佳关系要好的同学写道:“小佳,直到现在我都不相信你永远离开了我们,你这么善良的一个女孩,怎么会有这么不平的命运!你走了,孩子怎么办?老人怎么办?当初你坚决要选择这段感情,要选择这样一个婆家,天堂的你后悔吗?”

情感评论:

逝者已逝,却留下了无尽的哀思和心痛。家庭矛盾说大不大,说小不小,而像本案这样因为琐事而最终导致惨案的实在令人惋惜。如果冯文亮能在妻子和母亲之间多沟通,如果徐雨佳能够与婆婆敞开心扉,如果陈春容不这么狭隘,或许悲剧就不会发生。希望本案能够带给读者一些警示,让此类悲剧不再发生。

关键词: 婆媳
●【更多说说,往下看】●
说说精选
大家都爱看

 
专题说说
随机说说
猜你喜欢
友情链接 友情链接QQ:192441919(BR4PR4以上链接)